l木林森

【ALL邪】—吴邪的十个秘密

只是一个姓徐的学生狗:

*本文多cp!多cp!多cp!(瓶邪/黑邪/簇邪)
*洁癖勿入!!要改删tag请私聊!
*但红心蓝手评论还是要求的……(趴
*如有撞梗十分抱歉,会删文的
*沙雕段子向,ooc,bug,甜饼
*不要骂我qwq


——————


01


    吴邪以前不爱吃臭豆腐。


    他觉得那玩意儿看起来像屎闻起来像屎吃起来也像屎,整一坨屎。


    但自从吴邪嗅觉失灵后就爱上了这屎玩意儿。


    真香。


02


    吴邪一开始认为张起灵是个性冷淡。


    去他妈的性冷淡!小三爷扶了扶腰骂了一句。


03


    吴邪开始认为黎簇是个纯情小处男。


    去他妈的纯情小处男!吴老板红着脸从墓室里出来骂了一句。


    别问他为什么,墓室play什么的吴邪才不会乱说。


04


    吴邪一开始认为黑瞎子是个疯子。


    去他妈的疯子!吴邪抱住情话满分的瞎子亲了一口。


    “果然还是瞎子最好了”


    黑瞎子裤裆一紧。


    于是他们干了个爽。


05


    吴邪一直感觉自己看人很准。


   
06


    吴邪总感觉自己是个钢铁直男。


    直到发现好像所有人都想肛他。


    #被gay环绕不知所措


07


    吴邪曾悄悄祈祷上天让自家那仨虚一点,一点点就好。


    然而最后虚的是他自己。


    “别……我真、真的……射不出来了……唔……”


    报应。


08


    吴邪后面的第一次给了黎簇。


    张起灵和黑瞎子还算有点底线,黎簇就一敢爱敢恨的中二少年。


    从汪家回来的黎小爷厉害得很,刚见了面就扒他衣服。


    吴邪挣扎无果后绝望到想回到过去扇死那个到处撩汉的自己。


09


    呈邪摘过黑瞎子的墨镜。


    事后瞎子哭着闹着叫他负责。


10


    吴邪爱张起灵,爰黑瞎子,爱黎簇——这好像不是秘密了?


    的确不是了,整个老九门天天都被闪瞎眼怎么会不知道?


   


——————
END









我妈出差终于把手机给我了哈哈哈哈哈哈
(第一次写all邪,不好看的话很抱歉)

执三:

哈哈哈,真的是非常符合我现在的状态了😄
Ps.图源微博(侵删)

cos二手卖,衣服全套包括各种零部件。只有衣服没有假毛。有意私戳

Dasiv:

天上飞的与水里游的二三事——打伞


(是不是下雨天的时候还是高个子打伞保险点?)


求雨狗(希望画完能下雨),于是顺手就画完了这个脑洞

这俩的身高差真的是太有趣了www

※希望画完能下雨,我要热死了(。

卿如天下

顾家老酒:

♟文笔渣慎入
♟这真的是鸿珏
♟主线是什么能吃吗
♟别期待了还是短小如段子




【鸿珏·背对背拥抱·二·该怎么明了】
帝鸿,
凤凰城一代冉冉升起的昏君【bu shi】,
这一升就是几千年,
于是他也牛逼了几千年,
而今他正在突破神迹的边缘疯狂试探,
尼玛整天百作不腻,
身为一代凤凰君王,
(兼凤凰城内外)一朵奇葩中的奇葩,
作得那叫一个恣意无畏!
mmp闲的没事大晚上不睡觉又屁颠屁颠跑酆都
去折腾每天都要被一大批公文荼毒的崔大人。
随口跟帝江交代了声正好没活干看在崔大人平时那么辛苦的份上亲自去慰问一下他。
然后扛了坛梨花酿架着他的小驴……不是,马车飞了。



徒留帝江殿下独自宫中哀怨。



后来嫌麻烦又把小驴……不是,马轰回去施了个法阵把自个儿传到了酆都。
所以说一开始到底为什么要架马车?



帝江:泥煤你没活干是因为所有公务都一直是我在处理。
帝江:还有你拿酒干嘛拿就拿干嘛拿我的?





·





酆都的月色是三界中最美的。从没有人找到过比这更美好的月亮。


彼岸花开在忘川河畔,一朵朵妖艳的红色在皎洁的月光下泛着银色的磷光,有风来,便顺着风轻轻摇动 ,丛声飒飒。
这千年孤寂的忘川,此时也是灯火通明,走过奈何桥,三生石上所刻的名号……亡灵举着火把,照着前路,一步步走向终点……


崔珏在这里守望过了不知几个百年,一开始仅是为了可以寻到爱人的身影,可是不知不觉的,他开始习惯在每天夜里远远地望着,即使苦苦寻觅的人儿已经找到,即使堆积成山的公文还没看完。


崔珏只是喜欢在这里想自己的心事和一切问题。
不论是迷茫、是兴奋、是疑惑、是回忆……


他记得前些日子帝鸿曾扬言说住他这里。
都多大的人了,还这么不顾前因后果地犯着孩子气。
自己当时八成是被他气到神志不清了,居然还在想晚上该让他睡哪。
不过还好平时怼他怼多了行动没顺着大脑来直接轰他走了。
顺便嫌弃了他一会儿。
我的好王上啊,你到底什么时候能懂点儿事?闹酆都闹凤凰城闹我也就罢了,求求您老人家放过三界和玲珑成不成?
还天纵英明举世无双,就光是让我老跟你身后给你收拾烂摊子这点就能直接在你脸上贴张纸条写上“熊孩子”。
鬼知道我和你无冤无仇既不欠你的也不是有愧于你为什么会关心你在意你啊?
分明你从来都只会给我惹事好吗?
唉——
罢。怎么说帝鸿也是给我挡了一刀来的,当我提前还他份人情。
不过……
心脏为什么会在看到他的时候猛的漏跳了一拍呢?不是已经习惯他总是突然出现了么?
呼。真是令人费劲啊。


我鲁莽的大王。


就这样在那轮明月下,就这样在那片星空下。
可以让带着凉意的晚风透过布料裹住自己劳累了一天的身体,可以让晚风习习拂起自己长长的头发,可以让清爽的凉意在自己背后有一会儿驻足……崔珏总是在忘川河畔站上很久,这样闲适的感觉简直舒服得他半秒也不想离开。
他想托把椅子坐在这里;
他想拿柄扇子同风一起;
他想剖只西瓜甜甜蜜蜜;
他想找个人儿陪陪自己。


不过这里没有竹节做的躺椅、没有老式却可以很凉快的扇子、没有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冰镇西瓜、没有……


“崔珏!”——


好吧现在有人陪了。
只不过不是希翼的会安安静静待在自己身旁的君子交,而是一只一天不闹腾就憋的浑身不舒服的秃毛鸡。


——崔珏浑身一激灵。刚才微阖着眼睛一脸惬意享受闲暇时光的样子立马变得无奈且惊悚。


啧想谁谁来啊这是。
今天算是完了。





帝鸿瞅见崔珏炸毛的瞬间只当他是看见自己太激动了,反手把酒坛咣地撂地上,随后一屁股墩地上盘起脚顺便拽着崔珏的领口本想帮他坐下,结果一个力道没把握住猝不及防把他扯了个跟头摔在自个儿身上。
顶着帝鸿脱口而出的“哈哈你这小子几天不见怎的脚都站不稳了?”崔珏倒也不愠不火——整个人半跪着正面褥帝鸿怀里,头抵在他左肩上,由于腰还被揽着,两只胳膊只能扶着他的胸——勉强抬起头来,淡淡地瞥了帝鸿一眼:“王上准备什么时候放开微臣的衣领?”
仿佛在看智障儿童一般。


“切。”
帝鸿悻悻收回了手。


崔珏捋了捋被挼得皱成一团的领子,也随帝鸿一同坐着:“那么王上是为了什么才肯 屈·尊 造访酆都?”
这莫名其妙的两个重音。
“自是因为本王对你这臣子爱重有加,特地来找你喝酒。些恩吧。”帝鸿揭开酒盖用一如既往高傲的语气回应道。


什么玩意儿?帝鸿你脑子抽了?
你让一个几乎一杯倒的文官陪你喝酒?
你平时见我碰过一滴酒吗?
嗯?
好吧既然是清酒我忍了……


走个神的工夫帝鸿就已端着满好的酒碗贴自己脸了。


唔好凉!


“干嘛啊?”崔珏拧着眉毛捉住帝鸿拿碗鸡爪子。
如此蜜汁脸红。
帝鸿手一抽,心想这碗保不住了,未料到崔珏却是单手一稳,接住酒碗,滴酒不漏。


“好小子!”
帝鸿的咸鸡爪又扶上崔珏的肩膀,一扬手——先干为敬。


“噗呲——”崔珏忽然笑出声来,不过马上忍住了。
那便陪你醉宿一回吧。
说起来……好像有很久都没人这样跟自己一起喝酒了呢。
……喂喂喝太猛了你!
到时候醉成烂泥可没人扶你回去啊。


傻鸡。








﹉﹉﹉﹉﹉﹉﹉﹉﹉﹉﹉﹉﹉﹉﹉﹉﹉
崔珏: 到时候醉成烂泥可没人扶你回去啊。
帝鸿:嗯。本王扶你。


————————————Tbc————————
逐渐对自己失去信心x
我能说我从来都没囤过稿都是想到哪写到哪自己都不知道剧情的吗【不你
好闲啊好闲啊无事可做闲到恐慌啊啊啊啊啊!!!!!
一脸欠抽x

卧槽好喜欢这个图

今天也吃了煎饺:

随便画画你们就随便看看,潇洒见了估计会哭…